当前位置:首页 > 竞技体育 > 正文

鞋贩子爆炒国产品牌 一双李宁球鞋涨31倍

2021-04-06

  

  来源丨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

  编辑丨卢祥勇 王嘉琦 杜波

  校对丨孙志成

  所谓“油炸鞋”,非常简单来说就是把鞋买回来,不穿着,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一些产量较少的爆款运动鞋,一转手就能买高价。

  近日,“炒鞋”这个词又成了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热词,而这次的对象,是李宁、安踏等国货。

  01

  “鞋价”上涨31倍

  据多地网友叙述,4月3日,冬至小长假第一天,李宁、安踏等国货品牌线下店人流量较大,甚至必须排队入。

  

  

  

  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国产球鞋引发注目的还有涨价、缺货的消息。

  有网友吐槽称之为,“想要卖个鞋不是断码就是压根没货”。

  一位网友展出的一款安踏哆啦A梦公开信鞋,发售价格是499元,现在是3699元,涨了三千多。

  

  另一位网友展出的李宁Counterflow溯璃系列板鞋,下单时469元,买完后再来看已经涨至699,吐槽称“或许我该去炒鞋”。

  

  

  

  更滑稽的是,以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为例,页面显示仅有42码,付款后6天内到货,售价竟低约48889元。而该鞋参照发售价仅1499元,涨幅约31倍!但页面上却并无最近购买记录,似乎是“有价无市”。

  

  又如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打破限量款,40字节的售价为10889元,比起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6.4倍。同时,这款鞋最近购买数据约271条,截至新闻报道时4小时前刚成交一笔44码的鞋,成交价为8989元。

  

  

  在上述安踏哆啦A梦公开信鞋的成交记录上可以看见,42.5码售价为4599元,较发售参考价涨了8倍多。这款鞋最近出售记录有近9000条。

  

  鞋贩子奔向国产品牌,有人有缘有人恨。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一位球鞋行业从业多年的人回应,这段时间的行情非常“神秘”。在他的朋友圈里,做国货的同行不断刷屏“求货源,加价拿”。有同行一口气洗了10多万元的货,赚回了一辆车钱。

  另一位做球鞋生意的老板基本以耐克、阿迪等品牌球鞋为主,生意最差时,年销售额能过亿元。但最近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店铺访问量和销量断崖式下滑,几千万元的库存堆在了仓库里。商品在不断降价,激进预计这波至少得亏好几百万。

  几十年来,倒卖运动鞋一直是桩切实可行的生意。最初市场需求的经常出现可以回溯到1985年耐克发售篮球鞋“乔丹一代”,部分零售商开始加价出售到手的运动鞋。运动鞋热潮为新一代投机者建构了机会。很多年长的挪用者将鞋当作类似于大宗商品的可投资资产。运动鞋挪用者就像Reddit网站上的短线交易者那样,利用社群和科技,在一个对他们并无充分牵制的系统中钻空子。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2017年9月,Nike旗下品牌Air Jordan和潮牌OFF-WHITE合作,出了一款取名为OFFWHITE·Air Jordan 1的球鞋。

  这双鞋的原始售价是每双1499元,没过多久,就被炒到了12000元,而白黑红配色的AJ1,更是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价格飙到了70000元,上涨了45倍!

  在如此极大的价格差之中,自然有人赚得盆满钵满。

  只要有大热的限量鞋或者联名鞋发售,黄牛们便会伺机而动,盯准某些畅销的配色、鞋码(40-45字节的男鞋、36-38码的女鞋),疯狂扫货。

  02

  鞋圈“大哥”曾多次被点名

  得物APP,前身是毒APP,2015年由虎扑内部产卵,启信宝数据表明,其投资方还包括虎捉、普思资本和DST。据华夏时报报道,从2017年上线球鞋交易功能向球鞋交易平台转型的一年后,得物每月GMV成交总额已接近2亿元,更在该年创下了20亿~30亿元的成绩。到2019年,公司全年GMV约60亿~70亿元。

  得物APP从小众球鞋市场到沦为国内潮鞋仅次于的辩论和交易平台,离不开前几年的炒鞋热。2018年有句流行话:中年人股市,年轻人炒鞋。2020年年初更名后,得物开始重点发力潮流仅有品类,从品类和模式上进一步扩充。但主要针对的消费主体还是年轻人。

  得物也声称将打造亚洲乃至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辨别场景,但其也因为辨别、售后等问题一直诟病不断。

  2020年6月29日,中消协公布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其中特别提及得物,其在监测期内共被搜到8735条相关负面信息,主要牵涉到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当时,微博上“中消协点名得物APP”话题,阅读量低达1.2亿,其中的产品假冒伪劣问题最受网友注目。

  更早的2019年10月,在炒鞋市场可怕数月后,央行上海支行发文《警觉“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指出,国内球鞋转卖经常出现炒鞋冷,油炸鞋平台实乃奏乐传花式资本游戏,并且严厉批评抨击了10余个油炸鞋平台。彼时,还未改名为得物的毒APP位列首位。

  

  图片来源:北京日报微信

  一个月后,得物公布了“鞋穿不炒”的倡议书,呼吁行业自律。

  2020年末,得物把触角伸向了金融领域。据华夏时报报道,有行业人士注意到其运营主体公司已上线专属分期产品“佳物分期”,同时正在聘用供应链金融、金融支付等涉及领域的人才。

  启信宝数据显示,得物APP的主体公司——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申请了多个金融物管类商标,还包括佳物分期、溜溜花、小物分期、佳物花等。从申请详情看,这些商标用途均包括缴纳分期贷款、电子转账、信贷服务等。

  03

  波澜“油炸鞋”有风险

  油炸鞋冷的背后,折射出了近年来运动品牌通过公开信生产热点的现象。

  联名产品是本世纪最不具活力的潮流引导方式和最顺利的营销手段之一,不仅让品牌方赚得盆满钵满,也让美国的StockX、GOAT,中国的得物、Nice等球鞋转卖平台,近年来的估值都一路上涨,正在或已经沦为独角兽。

  当联名球鞋的利益盘子充足大的时候,连球鞋仿制工厂也要入场分取一杯羹。近日扬州警方均就破获了一起涉及的制假售假案件。

  据江苏电视台公共新闻频道报道,扬州的小张想要通过“炒鞋”挣点钱。前一阵,他花8万多元买了24双热门款的鞋子,却发现被人坑了。从视频图片里看,这款鞋是阿迪达斯YEEZY Boost 350 V2 2019年版。

  

  受害人小张说道:“当时那款鞋刚出来,在网上炒得比较火,我就跟他买了一共24双。每双3200元钱,一共八万两千多元。他当时跟我说这些鞋都是香港送货的,也是正品,让我放心。”

  据理解,这款热门鞋正品官方价格在1800元左右。目前,市场上已经炒到了3000多元一双,还一鞋难求。小张判在此基础上还有下跌空间。于是,便四处发消息、花重金去找货源。旋即,一个叫“叶凉心”的网友联系他,说有正品好货。抢走到就是赚到,小张赶紧缴付。但等货到之后,他才找到随便了。

  小张说:“我们平时也是玩鞋的。这个鞋一看就比较假,我就跟他交流协商。哪知道过段时间这个人就把我拉黑了,不睬我了。”

  警方收到小张报案后,很快锁定“叶凉心”的真实身份。发现他姓氏余,在深圳做保安,在他的背后秘藏着一个售假网络。

  

  扬州市邗江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民警说:“找到了余某的上级、上上级都是在莆田当地,专门从事销售假鞋的销售网络。”

  经过严谨侦查,警方在莆田和深圳、东莞等地同时收网,将嫌疑人一一抓获。此次行动警方共抓获了9名犯罪嫌疑人,端掉了2个存放假鞋的仓库,扣留假鞋400多双。审讯中余某交代,他接到小张的订单后,就向莆田的工厂买了24双假鞋,想以假乱真,赚到昧心钱。据理解,余某拿货的实际单价是100元钱,但是销售给小张时刷了30几倍。

  *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作品,i黑马经许可刊登,如须要刊登,请求联系原作者。

  欢迎重新加入

  黑马营

  一亿中流加快计划

  页面底部分享、赞和在看,已完成三必杀技,把好的内容传送给更多需要的人。

上一页:特别报道|百年瞬间:容国团为新中国夺得第一个世界冠军

下一页:承办包括开幕式的两站比赛 中国乒乓球协会会员联赛青睐龙江

今日推荐
「乒乓球」国乒公布奥运选拔方法 世界排名并非唯一标准
「乒乓球」国乒公布奥运选拔方法 世界排名并非唯一标准

中国乒乓球协会今天在官方网站公布《乒乓球...[详细]

独家专栏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